2015年11月11日星期三

1965.11.12毛泽东离京到达天津、北京对姚文元文章的初步反应、贵州安排农民分配

19651112日,毛泽东乘专列离开北京,到达天津。下午,毛在天津同河北领导林铁、刘子厚、万晓塘谈话,了解河北工业、农业及备战情况。
毛泽东一开始就问“我有什么指示?”他们回答:“备战,备荒,为人民。”毛泽东一听,这个回答没有提到他最关心的“防止中央出修正主义问题”,很不满意地说:“为人民讲了多少年了。”
林铁汇报河北省今年的粮食产量下面报一百九十亿斤,留有余地可能有一百八十亿斤,明年唐山、天津两个专区想争取收到七十亿斤粮食。毛泽东说:粮食收到手才算数。林铁等汇报计划沿京汉线、京榆线在三年内增加农田灌溉面积两千万亩,连现有的共搞到稳产高产田四千万亩。毛泽东说:搞到了才算数。接着问:你们看,搞“四清”好,还是不搞“四清”好?大家并不了解他的想法,答:显然是搞“四清”好。从搞过“四清”的十八个县来看,除个别县因灾没有增产外,都增产很多。
毛泽东问:大三线建设、小三线建设会不会是浪费?会不会化为水?大家答:不会的。就是敌人不来,从经济建设上来说,也是有用的。
在谈到精简问题时,毛泽东说:精简主要是中央部门和省的部门。接着问:省里开过贫代会没有?刘子厚答:我们打算推迟到阴历年时开。毛泽东说:过年开会群众会有意见的,你们还是春节后开好。不管搞过“四清”的、没有搞过“四清”的,都来代表,像湖南那样,造成声势嘛!上中农表现好的要有代表参加,地富子女表现好的也要有代表参加,他们都有代表性。贫下中农的代表,有百分之七八十就行了。分化(指经过社教后地富子弟有些分化)是会有的,真正打起仗来,内部也会分化。隐藏在内部的反革命分子要分化出去,还有地富反坏,但地富反坏也不是全部的。历史上就是有分化的。大革命时有五万人,失败后,逃跑的逃跑,叛变的叛变,只剩下几千人,包括总书记陈独秀在内,还不是叛变了!还有向忠发。以后还有王明,直到现在还写文章骂我们,不用真名,化名。就是在井岗山,不是也有一些叛变投敌了!以后又有张国焘,此人现在香港。不但困难时有分化,在胜利时也有分化,如高、饶、彭,还有当了十年总书记的张闻天。不要怕分化,革命是越来越强的。
最后,毛泽东说:听你们今天谈的,像是很有希望的样子。

出处: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传(19491976)》(下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196511月毛泽东在一次视察各地工作时的讲话》,宋永毅主编《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2006年版。
~~~~~~~~~~~~~~~~~~~~~~~~~~
北京方面对姚文元批判吴晗的初步反应
北京方面事先只是知道毛泽东要批判吴晗,对姚文元文章则不知情。1965108日,中共中央工作会议进行期间,毛泽东在中南海颐年堂召集有各中共中央局第一书记参加的会议,毛问彭真可不可以批评吴晗,彭说可以,毛说让下面批评嘛。彭真随即通知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处分管新闻工作的书记郑天翔说毛要批吴晗和《海瑞罢官》,北京市要有所准备,并让郑转告万里。刘仁、邓拓也知悉此事。
1110日姚文元文章出来后,北京市副市长兼《北京日报》社社长范瑾当天就打电话给郑天翔请示是否转载,郑让范先把《文汇报》送来给他看,下午郑看过后给范打电话批准《北京日报》次日转载姚文,郑说姚文元的文章后面和庐山会议联系起来,我很反感,登了再说。不过郑又让范征求下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处书记邓拓的意见,邓说我们自己可以写批评吴晗的文章,不必登姚文元文章。邓拓还打电话请示在外地的彭真,11月12日彭真说暂缓转载,待他回京后再说(邓拓主管意识形态却不管新闻,由主管工业的郑天翔管新闻,这是邓拓正是因为被毛泽东斥责为死人办报而被逐出《人民日报》的,邓拓转到北京后不便再主管新闻工作)。彭真后来还说 对姚文元的文章也要一分为二。”11月15日,彭真说 “《海瑞罢官》这出戏我早就看过了,毒害不是那么大。”
11月10日,中共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刘仁问项子明(时任中共北京市委办公厅秘书长):“你知道吴晗和彭德怀有什么来往”?项答:“不知道”。刘说:“是呀,看不出吴晗和彭德怀有什么关 系。吴晗为什么要为彭德怀喊冤呢”?“吴晗过去是个穷教授,现在当了副市长,他为什么要反党?
1113日邓拓召集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兼宣传部长李琪和范瑾开会,决定从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北京史学会等单位抽调一些人,成立《海瑞罢官》问题讨论和写作组,由邓拓任组长,组织写批评吴晗的文章(按:这是《彭真传》的说法,但写作组成员苏双碧回忆说这个小组在11月下旬才决定成立,11月27日第一次集合,123日才第一次开会,而且《彭真传》稍后还说11月26日彭真召集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处会议决定要组织队伍写文章)。
    13日会上邓拓说听说《海瑞罢官》同彭德怀问题有联系,不知是真是假,咱们也不摸底。于是他们决定先向《文汇报》了解情况,摸摸上海发表姚文元文章的来由和底细,有什么背景。但由于张春桥严令上海方面保密,范瑾和《人民日报》的沙英先后向《文汇报》询问时均一无所获。13日邓拓还打电话问吴晗对姚文元的文章怎么看,吴晗说要是学术问题,我可以跟他辩论;他扣了政治帽子,这是陷害。我1959年写的文章,怎么知道1961年有单干风?
11月中,彭真回京后召集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处开会,研究是否转载姚文元的文章,出席的有刘仁、郑天翔、万里、邓拓以及李琪、范瑾等。与会者均不认同姚文元文章,认为可以从学术上批评吴晗,但不能从政治上全盘否定吴晗。彭真问吴晗是怎么入(共产)党的?《海瑞罢官》与庐山会议有没有联系?刘仁是吴晗入党的介绍人(另一个介绍人是张友渔),他介绍了吴晗入党过程,说是毛主席让发展吴晗入党的,还说看不出《海瑞罢官》与庐山会议有什么联系。这次会议对是否转载姚文没有作出决定。彭真说,还要考虑一下。会后,中共北京市委派副市长崔月犁同吴晗谈话,并调查吴晗与彭德怀有没有关系。调查证实,吴晗与彭德怀没有任何联系,两人除在天安门上见过面外,从无来往。吴晗把他写的《论海瑞》原稿交给彭真、刘仁,说明这是胡乔木让他写的,并经过胡乔木的修改。后来,彭真把此件送给周恩来、邓小平看。
时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的吴冷西也不同意转载姚文,认为把文艺评论变为政治问题了。吴请示彭真如何处理,彭真说要商量商量。


出处: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彭真传》编写组,《彭真传》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2年;彻底摧毁旧北京市委战斗兵团、首都部分大专院校彻底摧毁旧北京市委联合纵队宣传组,《彭真、刘仁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事记(一九六五年九月至一九六六年五月)》,1967516;北京矿业学院东方红企六四第八路军编《覆灭前的疯狂——彭真刘仁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破坏文化大革命罪恶活动大事记》,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李筠《我和“三家村”》,《炎黄春秋》2010年第12期;苏双碧,《沙滩问史:苏双碧随笔》,广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
~~~~~~~~~~~~~~~~~~~~~~~~~~
19651112日中共贵州省委发出《关于认真做好分配工作的指示》,要求各级党委加强领导,切实解决好分配中存在的问题,认真做好分配工作。省委要求,1965年的分配应坚持“藏富于民,藏粮于民”的精神,做到增产的队要增加社员的收入分配水平,平产的队要做到不低于上年的分配水平,受灾减产的队要安排好群众生活

出处:当代贵州简史编委会编《当代贵州大事记》(19491995),贵州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

1 条评论: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比特币正在改变资金的存储、使用和接收方式,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开源的支付网络,它正在推动金融和商业应用的创新。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