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0日星期四

1965.12.11毛泽东接见老挝外宾、刘少奇对吴法宪作关于四清运动的指示、罗瑞卿被带到上海宣布停职

19651211日上午,毛泽东在上海虹桥招待所会见老挝人民党代表团。关于老挝人民党领导的解放斗争,毛泽东说:要争取群众才行。不争取群众,这些反动武装就很难消灭,不论什么国家的兵士都是劳动人民,要争取他们的士兵。可以做些工作,优待俘虏,好的可以留下来,参加我们的军队;不愿留的,可以放回去,做些瓦解工作。不要虐待俘虏,要宽待他们,包括军官在内。帮助他们“洗脑筋”,不愿洗的顽固派,也可放他走,无非是第二次再来打我们。第二次抓到了,还可以再释放。现在越南南方的武装斗争,比我们过去抗战时期有发展,所以我们要向他们学习。劝你们也要向他们学习,整个东南亚的党也要向他们学习,学如何打美帝国主义、打走狗。整个说来,亚非拉是个火炉。有些地方还未动,有些地方动的还不那么厉害。

出处: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
~~~~~~~~~~~~~~~~~~~~~~~~

19651211日,上海会议期间吴法宪汇报工作时谈到他在江苏太仓参加四清运动的情况,刘少奇做了指示:
一、四清工作的战果,主要发动广大群众,依靠广大群众来验收(由贫下中农群众来验收了),不要单纯的工作队验收。
吴法宪同志汇报中谈到沙溪公社的四清:目前正在进行组织建设工作队同志提出必须在社员群众中,深入地开展学习毛主席著作,要学得少而精,记得牢,用得活,使毛主席著作学习经常化,留下一个不走的工作队。
刘少奇同志指示说:很好。四清的工作要发动广大群众来验收,要由广大贫下中农群众来验收,运动搞得好坏,连建设工作做得好不好,都要由群众评定,结论要由群众来做,送人情留面子,做好事由群众出面排队,不要充当好人,工作队不要去做结论。比如,对一些四不清干部要退赔、要减免,退赔时间要由贫下中农群众来做决定,有的干部贪污超支挪用的钱数较多,能不能减免,须分几年退赔,要由群众决定(因为群众了解干部的生活情况,知道谁赔得起,谁赔不起),一些犯错误的干部是否真正改正了,干部参加劳动是否有转变,好的领导核心是否建立起来了,民兵工作是否达到三落实,都要由贫下中农群众来评定,是增产,还是减产,社员收入是否增加,社员生活水平是否提高,也要听贫下中农群众的意见。总之,四清工作的结束,要由贫下中农来验收。各项工作的落实,也要由群众监督,这样四清运动的成果才能在群众中巩固、扎根。
二、关于农村城镇四清运动的指示:
刘少奇同志听了吴法宪同志汇报沙溪公社四不清问题的情况后说:“镇上除少数投机倒把分子以外,绝大多数劳动者是好的。镇上的企业,服务行业都是面向农村的,运动的战果除了表现在更好地为农村服务以外,也要和农村公社生产队一样增加生产,扩大生产范围使劳动者(工人增加收入,提高生活水平。增加生产,就要扩大生产范围,要很好安排,不要紧一阵、松一阵,常年有活做,经常有收入,增加企业利润。企业利润增加了,才可以扩大生产,增加工人收入,改善和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
《农村四清简报二十三期》
--------------------------------------------------------------------------------
来源:《革命造反——彻底粉碎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专辑》,北京航空学院革命造反委员会宣传组,一九六七年二月。
转引自:宋永毅主编《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2006年版。
~~~~~~~~~~~~~~~~~~~~~~~~~~~

19651211日罗瑞卿夫妇从昆明飞抵上海,吴法宪和陈丕显接机并送罗到住处,随后罗瑞卿即被软禁起来。周恩来、邓小平当天就代表中共中央向他宣布:停止工作,接受审查。上海会议决定免去罗瑞卿的中共中央军委秘书长和解放军总参谋长职务;叶剑英主持中共中央军委的日常工作;贺龙分管国防工业,不再主持中共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由邓小平、彭真、叶剑英组成三人小组,负责审查处理罗瑞卿的问题。1216日周恩来、邓小平到罗瑞卿在上海的住处,向他传达毛泽东的指示“可以把问题先挂起来,回北京再说”。1217日,罗瑞卿夫妇和周恩来、邓小平夫妇、李富春、张茜同机返回北京。


出处:《罗瑞卿传》,当代中国出版社,2007年。

1 条评论: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加入社交交易网络!同其他交易员沟通,共同讨论交易策略,使用我们的CopyTrader™ 专利技术进行交易投资组合绩效自动跟单。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