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1965.12.14中共释放台湾武装特务、中共要求党内称同志、毛泽东和刘少奇谈《论十大关系》、毛对李质忠谈机要警卫、彭真同吴晗谈话

19651214日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李质忠谈话,说:机要保密、警卫工作很重要,要保住党的机密,不要被修正主义利用,并防止内部出修正主义,打起仗来要警惕牛鬼蛇神破坏。要把这个意思告诉中央机要局、机要室,还要告诉军队的机要局、广播事业局的负责同志都要注意。
同日毛泽东与刘少奇谈话,刘少奇建议将《论十大关系》作为内部文件发给县、团以上各级(中共)党委学习。毛泽东表示同意。1215日,刘少奇为印发《论十大关系》一文致信毛泽东,信中说:“此件我又看了一遍,觉得对于一些基本问题说得很好,对现在的工作仍有很重要的指导作用。建议将此件作为内部文件发给县、团以上各级(中共)党委学习。”“望主席再看一遍,并批交小平、彭真同志办理。”1218日,毛泽东批示:“送交小平、彭真同志照少奇同志意见办理。此件看了,不大满意,发下去征求意见,以为将来修改之助。此意请写入(中共)中央批语中。”

出处: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
~~~~~~~~~~~~~~~~~~~~~~~~~~~

12月14日,彭真在中共北京市委工作会议(11.26-12.16)上讲话,提到吴晗的问题是认识问题。会议开始前,彭特意把吴晗找来对他说:“你是民主教授,错的就检讨,对的就坚持,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你有什么话都可以讲。” “我就是要在同志们有难的时候雪中送炭。”
会上彭真讲“在(共产)党内,真理在谁手里就得听谁的,(共产)党要听人意见,不然免不了栽跟斗!”“欠了帐的也讲一讲,你不讲人家不服气嘛!他只批评人家,你自己那个时候怎么样?”
当与会者纷纷为吴晗鸣不平,称赞中共北京市委对此事指导方针正确,是与彭真的领导分不开时,彭真说:“不要把成绩归于一个人的名下,应该归于集体领导。我们有些同志看一个人象太阳一样亮,太阳还有斑点吧!毛主席说他的错误一火车也拉不完。那我的错误就更多了。”在场的《红旗》记者程虹,即刻打电话将此情况报告陈伯达,陈伯达密报毛泽东。

出处:彻底摧毁旧北京市委战斗兵团、首都部分大专院校彻底摧毁旧北京市委联合纵队宣传组,《彭真、刘仁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事记(一九六五年九月至一九六六年五月)》,1967.05.16;原北京市委毛泽东思想红旗兵团批彭联队,《旧北京市委彭真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罪恶活动大事记(1949——1966)》,1967.08.12北京矿业学院东方红企六四第八路军编《覆灭前的疯狂——彭真刘仁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破坏文化大革命罪恶活动大事记》,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周良霄、顾菊英编著《十年文革前期(65.1169.4)系年录》。
~~~~~~~~~~~~~~~~~~~~~~~~~~~~

19651214日,中共通过新华社宣布“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五省司法机关,最近对一九六二年以来在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沿海地区偷渡登陆和空降的六十四名美蒋武装特务和运送武装特务的十二名船员,因为他们能够坦白悔罪,决定免予刑事处分,宽大释放。”并且家在台湾的可回台湾去同家人团聚,愿留在大陆的有适当工作分配。这些人大部分(37名特务和7名船员)是在广东被抓的,时间为1962年10月到1963年11月之间。
     新华社报道了被释放的全部76人的姓名,分别是:
一九六二年十月一日,在广东省海丰县偷渡登陆的“广东省反共救国军独立第二纵队”中尉组长吴尚文,中尉队员戴坤、曾能发;一九六二年十月七日,在广东省惠阳县偷渡登陆的 “广东省反共救国军独立第三纵队”中尉队员萧延疆;一九六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在广东省电白县偷渡登陆的 “广东省反共救国军独立第五纵队”中校副司令陈业基,中尉队员叶社宁、曾达明、丘维新、严俊辉、林斌;一九六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在广东省电白县偷渡登陆的“广东省反共救国军独立第六纵队”上校司令莫如森,中校副司令莫凡,上尉副司令王士武,中尉组长萧光剑、陈金荣,中尉队员孙帝生、陈国琪、萧信明、张卓梅;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广东省台山县偷渡登陆的 “广东省反共救国军独立第七纵队”队员贾德生、刘泽恩;一九六三年六月二十一日,在广东省中山县偷渡登陆的情报局少尉特务陈唐德;一九六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在广东省海丰县偷渡登陆的国防部特种军事情报室“反共挺进军第九十一支队”上尉支队长姚尹粦,少校副支队长邓国英,上尉参谋长李春信,少尉副参谋长黄祖绸,上尉电台台长张和明,少尉大队长庄水长,少尉副大队长陈世珍、曾昭咸;一九六三年六月二十三日,在广东省陵水县空降着陆的美国中央情报局驻台湾特务机关“海军辅助通讯中心”(N·A·C·C·)准尉特务符锦富;一九六三年六月二十七日,在浙江省平阳县偷渡登陆的国防部特种军事情报室“反共挺进军第三十一支队”上尉参谋长杨廷尧,少尉中队长屠永兴;一九六三年七月二十四日,在浙江省永嘉县偷渡登陆的国防部特种军事情报室“反共挺进军第十一支队”少尉中队长郑连棠;一九六三年十月六日,在山东省海阳县偷渡登陆的“山东省反共救国军独立第十二纵队”上校司令张吉元,中校参谋长温洁民,少校电台台长方行舟,中尉副支队长崔丰田,中尉队员初善云、阎学泮、曾孝廉、刘子正、夏克钧;一九六三年十月八日,在江苏省射阳县偷渡登陆的“江苏省反共救国军独立第十八纵队”中尉队员冯进仁、孙强干;一九六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在浙江省黄岩县偷渡登陆的 “浙江省反共救国军独立第十六纵队”上校司令吴佑江,中尉队员吴德明、陈国声、陈宽文;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广东省万宁县偷渡登陆的 “广东省反共救国军独立第十一纵队第二支队”上尉支队长蔡东佑,上尉电台台长骆永廉,中尉队员李昌进、邢儒新、吴天顺、李汉璧;一九六四年五月一日,在福建省霞浦县捕获的情报局武装特务国庆林、顾祝林;一九六四年五月七日,在福建省长乐县捕获的情报局武装特务林载根、林祖煌;一九六四年五月十六日,在福建省连江县捕获的情报局武装特务宋连清、倪尾尾;一九六四年七月十一日,在江苏省启东县捕获的“江苏省反共救国军第十九纵队第一支队”少校支队长陈尔昌,少尉队员王厚德,中士队员刘正海。
被宽大释放的十二名运送武装特务的船员是:
王文福、杨才寿、庄自修、夏春安、杨居发、曾启昭、洪益修、熊建富、沈进富、吕子绵、许猪江、张海泽。
新华社的报道提到:
一九六二年十月间在广东省电白县偷渡登陆后被我活捉的情报局“广东省反共救国军独立第五纵队”的“中校副司令”陈业基,“第六纵队”的“上校司令”莫如森、“中校副司令”莫凡等人说,情报局局长叶翔之曾一再向武装特务吹嘘说:“只要你们一登上大陆,一定会得到大陆同胞的拥护与爱戴”。结果他们爬上岸后,惊魂未定就被军民包围在一个山沟里,人人吓得发抖。他们被捕后在押解去电白县城途中,看到有许多群众拿着各种武器来搜捕他们,连老妇和小孩都对他们怒目而视。他们说,这些事实使他们认识到,祖国大陆根本就没有美蒋武装特务的容身之地。

出处:《人民日报》19651215日《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司法机关作出决定 宽大释放一批坦白悔罪的美蒋武装特务》
~~~~~~~~~~~~~~~~~~~~~~~~~~~~~~~

19651214日,不知为何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党内同志之间的称呼问题的通知》,要求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对“担任(中共)党内职务的所有人员,一律互称同志”。值得注意的是,前两年中共在清理自1949年以来中共中央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时,虽然过半数文件被废止或宣布失效,但上述关于称呼问题的文件仍然有效。中共中央党校所办《学习时报》两个月前还发表文章称“(中共)党内互称同志是重要的政治规矩”。可见中共多顽固死硬无能,50多年了连一个简单的称呼问题都解决不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共中央关于党内同志之间的称呼问题的通知
1965.12.14;中发 [65]715

关于党内同志之间的称呼问题,毛泽东同志早在一九五九年就有过指示,要大家互称同志,改变以职务相称的旧习惯。几年来,许多地方和部门,一直没有认真执行。
过去我们在根据地的时候,不论领导干部和被领导干部,或者党员、干部之间,大家见面,都是互称同志,广大群众对干部也都采用同样的称呼,或者称为老张老李,使人感到十分亲切。解放以后,许多人渐渐丢掉了这个好传统,而以职务相称。有些干部,人家不叫他“官衔”,不称他某书记、某常委、某部长、某支书、支委……还不高兴,好象是不尊重他。这是一种旧社会的腐朽习气和官僚作风,同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是格格不入的。
为了切实纠正这种不良风气,现在特再重申毛泽东同志的指示,今后对担任党内职务的所有人员,一律互称同志。


出处:宋永毅主编《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2006年版;澎湃新闻20141117日《中共废止691件党内法规文件,“互称同志”规定依然有效》、20151019日《<学习时报>刊文称,党内互称同志是党的重要政治规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